<menu id="6i2kk"><menu id="6i2kk"></menu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6i2kk"><input id="6i2kk"></input></menu>
  • 甘肅鴻運道森家環??萍脊局饕洜I真石漆,水包水,水包砂等外墻涂料廠家 !
    聯系我們 | 關于我們
    • $
    聯系人:王經理
    聯系電話:13038706986
    地址:蘭州市榆中縣定遠鎮63號

    水包水資訊 當前位置: 首頁 > 信息動態  > 水包水資訊
    市場上如何辯別真偽水包砂,水包砂得花多錢?

    信息來源:www.viorologi.com | 發布時間:2020年04月30日

    市場上如何辯別真偽水包砂,水包砂得花多錢?

    隨著建筑行業的飛速發展,各種仿石涂料應運而生,其中真石漆、水包水、水包砂便是其中的佼佼者。但是有的水包砂多彩涂料產品質量真的不敢恭維,面對市場上琳瑯滿目的水包砂產品,消費者究竟該如何鑒別水包砂多彩涂料?


    水包砂多彩涂料是一種外墻建筑仿石涂料,生產采用彩砂、乳液、助劑等調制而成,產品交融性好、成品在色澤、紋理、質感上與天然石材極為相似,且防水性、密實性更佳,目前是多彩涂料中較為先進的技術。裝飾效果古樸秀美,花紋自然流暢,具有優質的仿石效果。


    水包砂:荔枝面、火燒面仿石既要有石材花紋的色相感,同時又要具備荔枝面、火燒面石材表面彩砂的質感。用手觸感也應該有原石的凹凸面,在粒子色彩方面必須相近,粒子色彩之間要柔和對接,遠看要混為相近色,近看要有粒子的柔和清晰度。


    切記市面上在真石漆和質感漆上噴水包水這種不叫做水包砂,這是上一代水包水做火燒面仿石涂料的方法。目前多數廠家因為技術問題,仍然選用上一代產品做火燒面仿石,其效果就是花紋層很薄,猶如飄在造型中涂表面,色點顯得很呆板。色點覆蓋處有涂膜,是光滑的和真正荔枝面、火燒面石材花紋的立體感、表面磨砂感相差甚遠。同時因為中涂和主材的材質完全不同,很容易產生涂膜質量問題。


    目前水包砂產品才能算真正的荔枝面、火燒面仿石涂料,其主材中含砂,涂膜比較厚。噴涂之后,花紋與造型渾然一體,同荔枝面、火燒面石材更為接近。

    很多人在進行外墻水包砂施工時,有的一次就成型,但有的是兩次成型,到底是一次成型好還是兩次成型好呢?我們一起探討一下:


    1、水包砂多彩涂料分為火燒面和荔枝面兩種,在噴涂火燒面時可用一遍噴涂方法,做到一次完成;荔枝面必須用兩次噴涂完成。


    2、在一次噴涂火燒面時,粒子勉強可以做到滿噴,還會有露底現象,市面上噴涂荔枝面彩點粒子基本做不到滿噴的9成,而是用5成粒子來噴涂,所以肯定會露底或者沒有荔枝面的質感。


    3、一次噴涂成型由于粒子的疊壓度比較厚,不易干燥,成膜性慢,會有龜裂、開裂,尤其東北到了秋冬時間,氣溫低,干燥速度慢,噴后更容易出現開裂、龜裂、泛白等不可抗拒的現象。


    4、一次成型對涂料的厚薄不易掌握,尤其是對新噴手而言,更容易造成施工缺陷。


    5、一次成型無法克服施工缺陷,但二次成型則可以針對前一道工序造成的問題采取挽救性施工。這種缺陷有的是墻面造成的,有的是涂料配方造成的,然而施工人員可能并不了解這些,如果一次成型的話麻煩就來了,所以二次成型就可以對施工風險起到防火墻的作用。


    6、直覺上很多人認為二次施工耗漆量大,理論依據就是二次施工兩次打在硬體墻面上水包砂粒子比較多。但根據經驗,一次施工和二次施工耗漆量差不多。因為一次施工的厚度不易掌握,往往噴得厚,二次施工霧化效果好,用漆量精準,再考慮到二次施工帶來的其它的好處,成本實際上差不多。


    7、一次成型能減少成本,降低施工風險。有時候施工是靠天吃飯,尤其在南方的雨季,如果墻體沒干,或者下雨,在趕工期的形勢下可能會出現勉強作業的情況,如果是一次成型后發現漆面發白損失就大了,要是先薄薄的噴一次,干后漆面沒發白,基本就沒什么大問題,萬一有一點點發白,推遲工期二次施工時也可以把它蓋住。就算工期太緊必須施工,那么干透后的前一次水包砂對后續的水份會起到阻滯作用,為二次施工的漆面干燥爭取時間,等漆面干透后水份再滲出來也不會發白了。


    8、一次成型因為出漆量太大噴出來往往粒子不夠均勻,在槍壓不穩定等情況下會有不蓋底的現象。二次成型會補充露底現象,達到理想效果(出漆量較少,扇面霧化效果好,容易控制,噴出來很平整)。


    9、根據施工經驗,對于偏黃色、紅色、橙色、咖啡色這幾種色尤其要二次成型,否則很容易“花”掉。


    水包砂多彩涂料施工一次成型好還是二次成型好,看完分析的以上觀點大家心里應該比較清楚,希望整理的水包砂多彩涂料噴涂相關知識對您有所幫助。
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